阿叶

不喜欢说话。

宠物博主又来啦w

背景:刚抱在手上的时候给了小家伙一把瓜子,小家伙在我手上扒拉了一下就不感兴趣的样子,还以为它不想吃,然后给它换浴沙的时候,这家伙居然坐在它跑轮上偷偷嗑瓜子……😒


脑洞:

博儿和大蟒出去逛超市,然后趁着大蟒不注意,偷偷往购物车里扔了好几包零食,大蟒看过来的时候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干嗯!

大蟒:🙄信你有鬼
(虽然最后还是一脸无奈地帮自家恋人付了钱)

然后第二天大蟒去上班,小博儿就偷偷在家里摸零食吃(还不带打扫卫生的那种😒)

大蟒下班回来就看见一垃圾桶的零食包装袋,和,😃在书房正正经经加班的博儿,最后还是忍着把人拉出来骂一通的冲动,给博儿收拾垃圾(就垃圾桶满了把垃圾拿出去扔了,清理地板上的碎屑这种)

然后愉快地决定晚上饭桌上只有青色☺


您的好友 宠物博主 已上线
_(:з」∠)_

就……
流氓抠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昕博】 夏日恋人 (一发完,季更)

·专注发糖一百年
·破烂文笔
·情侣恋爱一百事的感觉
·退役教练组设定

(*╹▽╹*)以及,完美的季更(x你走

↑我记得我上一篇叫《冬日恋人》来着对吧……?

……嗯

——————————————————————



深夜的M城。


方博还是第一次出差回来得如此之晚。其实真要说,他还依稀记得赶飞机前合作方客套地说要不留一晚再走。


为什么不留呢。


他又不认床,哪儿都能睡得很好。


嗯,大概是因为他认人吧。


迫切地、急不可耐地想见到许昕。


他甚至感觉自己出差出了一年,手机上的日历却无时无刻地提醒着他才一个星期而已


啧。


然而最尴尬的大概还是,他在上飞机的前一秒忽然想起来许昕前一天跟他说今天要加班这件事。


真背,真的。


不过还好从机场回家也方便,多少安慰了一下他回家心切的心情。司机师傅热情得让他惶恐,一路上从天南说到地北,方博大部分时候也只能“嗯,嗯”地附和一下,示意他正在听。


也不知道是不是路上听司机聊太多了,方博一回家就想直接躺在地上安稳地睡过去。但是尚且有一小半清醒的脑子告诉他要先脱鞋、放行李、开热水器、洗澡、吹干头发才能睡觉。


真让人绝望。


方博觉得自己的眼袋都已经能拖地了。


随手把背包和箱子扔在地上,反正许昕回来会帮他搞定这堆东西的。几年前没同居的时候也是这样,出差回家前告诉许昕一声,然后就能在机场看见那人一米八几的背影,倒真的让人安心。


通常就是许昕载着风尘仆仆的他开车回家,他所要做的就是把身上所有的东西统统往许昕车里一扔,什么都不用管。就算在车里睡着了许昕也会把他安稳地抱回家,然后贴心地当田螺姑娘,洗衣服做饭都给搞得好好的才再开车回自己家,走之前还不忘给他留几张小纸条贴墙上,仔仔细细地写清楚东西都给他摆哪儿了。


真怀念。


尤其在他现在精疲力尽的时候。


拖着沉重的,装满睡意的身体进浴室的时候,才发现许昕已经给他开好了热水器,镜子上还粘着个纸条。



“别泡了,抓紧洗洗睡吧。我不在你泡睡着了着凉了咋办。”


切,死瞎子。


哼哼。


……


最后还是听话地直接开了花洒随意冲冲就算了。方博不得不承认许昕实在太了解自己了。


挺好的。


哼,我才没有夸他!







并没有夸他!


想着想着或许还红了脸,也许是被热气给熏的?反正方博洗完澡出来照镜子发现自己脸是红的。


红扑扑的。


超可爱。









个屁 :)


都怪瞎子老瞎说。


等瞎子回来再找他算账。


当务之急是他现在困得快晕过去了,随便擦了擦头发就一脑袋扑上床晕乎乎地打算睡了。房间里开好了空调,温度正好,大概是瞎子走之前开的。


等许昕回来可以得到一个亲亲作为表扬,方博头脑不清地想到,毕竟他清醒的时候许昕想讨个么么哒都难。


嘛,傲娇恋人嘛。


—————————————————————


方博半梦半醒间听到了有人开门声条件反射地吓了一跳,眯着眼想站起来却摇摇晃晃地差点要摔倒。


许昕站在房门口瞧着自家恋人这迷糊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快步走过去把人搂在怀里说你昕哥回来啦,安心睡吧。


然后那人就安心地倒在了他身上。


许昕还是不放心地上手摸了摸方博的头发,果然又没吹。无奈地从床头柜里拿出吹风机,让方博盖好被子枕着他的腿,开着小风给小傻子吹头发,一边默默心疼这人的眼袋,埋怨方博的上司真的是烦得可以。


打扰情侣谈恋爱的人都该死!连续一个星期没见到自家可爱的小圆脸儿的不满的许先生如此想到。


好在男生头发都短,用不了多久就吹干了。许昕顺带着呼噜了一下方博的头发,软软的,和小傻子一样。


偷偷亲一口,

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mua!”


然后偷吃成功的许大蟒快乐地哼着歌去给他家小傻子收拾行李去了。


“今儿的老百姓啊,真呀真高兴哇……”










……:)是丰收的喜悦呢。(个屁)



END

————————————————————————

让小甜饼治愈受伤的心灵吧!(x并不

甜吗!

……没谈过恋爱的只能表示,我能想到最好的恋爱模式就是能够好好地(?)为恋人着想,这种……?

_(:з」∠)_嘛











中国文化纪录片(B站转的,自码)

资源站:

1. 我在故宫修文物av3924328
2. 国脉·中国国家博物馆av4152415
3. 御膳房av4004813
4. 帝陵 av4619981
5. 中国通史av5670296
6. 北京中轴线av4378167
7. 大明宫av1730716
8. 大运河av4139898
9. 超级工程av6456542
10.航拍中国av8320409
11.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av3585546, 
第二季av4231881
12.长城av3122019
13.楚国八百年av992037
14.台北故宫av3578648
15.汉字五千年av250263
16.河西走廊av2229874
17.新丝绸之路av1242179
18.史说汉字av2483589
19.海昏侯大墓av3563428
20.复活的军团av522440
21.圆明园av1563053
22.东方帝王谷av2484328
23.望长安av4686831
24.布衣中国av8802176
25.大汉帝国av5332988
26.中华文明av3479721
27.历史的拐点av5957522
28.世界遗产在中国av4734362
29.再说长江av2120529
30.美丽中国av2251606
31.敦煌av5031538
32.敦煌画派av9940353
33.与全世界做生意av2837502
34.留住手艺av3193310
35.第三极av8668069 
36.当卢浮宫遇见紫禁城av1458232
37.天河av2933029
38.光阴·西藏的西藏av4471131
39.中国高铁av9701763
40.筑梦路上av5053430
41.故宫100av4114589
42.我们诞生在中国av7346616
43.锦绣纪av6294513
44.古兵器大揭秘av5838576
45.大国重器av1806333
46.寻味顺德av4673559
47.味道云南av3692768
48.客从合出来av1088790
49.南宋av3613036
50.神秘的西夏av4670883

啊啊啊啊啊我傻掉了忘记发这张了,
这张图就是我脑洞的直接来源w
把这张设为桌面之后,
每天被博哥的眼睛迷倒(❁´︶`❁)
然后现在不敢多看手机桌面了哈哈哈哈,
真的每看一次就被震住一次(づ◡ど)

出处见水印,侵删

【昕博】 当时只道是寻常 章一

《劫回来个小祖宗》双胞胎篇(前世今生,你们懂得)


短篇,不出意外应该只是两个小故事串起来


HE


um.......更.....更新啥的.....嗯........爱你们!


古代架空设定


一个小小的坑(?),嗯.......小小(!)的坑......

脑洞源于博哥的眼睛。所以说我为了写博哥的眼睛而开了个小短篇嗯就是这样的!

————————————————————————————

肖门和秦门在江湖中的位置不能说是最高,但肯定不低,说得通俗些就是,这俩家算是道上的大佬,大部分人见了都要低头问声好的那种。


原因有两个,一是他们俩家的靠山——皇家。这事儿不算是人尽皆知,但大部分江湖上的人还是知道的。


二是,这俩家喜欢联手干事,两个牛逼的威力厉害得无法想象,尤其这俩家还互补。秦门练的偏温和派武功,门下弟子一眼看过去都像是个安分读书的知识青年样,当然动起手来也是这样,一派翩翩公子的样。肖门自然是偏暴力派的,一帮人看上去都是杀气腾腾的样,不怒自威,更别说动起手来的狠劲。所以这两家联手干事可以说是颇有默契,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之类的手段,也是玩得得心应手。


说起这两家如今的领军人物,肖门的是大弟子张继科,秦门的是大弟子马龙和二弟子许昕。他们三人合作久了,江湖上也就给他们起了个外号——三剑客。


不过三剑客出门游玩,却是经常有四个人,因为张继科有个从小带到大的弟弟,名唤方博。


说起来这方博可算是肖门内门中的一支奇葩,其实也能算是武林顶尖人物中的一朵奇葩。只因为一点,他的眼睛。


咱就单挑三剑客来举例,马龙平日里是温润君子的模样,少有发怒,待谁都是那副温柔的模样,仿佛自带安定气场,叫人生气不起来。但当他一冷脸,剑一横,你再看他那双眼睛,可谓冷若冰霜,一点感情都没有了,让人不禁发慌。


张继科的眼睛是各家少女人人赞誉的,天生的桃花眼,朝你一笑怕是魂都要被他勾去了,但发狠起来那双眼睛便是透露着一种凛冽感,如锋利的刀刃般,全身透着藏獒嗜血般的气势,瞧人一眼都能将那人剜出血的架势,更不要说动手了。


许昕的眼睛正好和张继科的反着来,眼角向下弯,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劲儿,若是衣服再华丽些,再加把扇子,只怕世人皆认为他会是个风流公子了。可他若是真动怒,即使脸上带着笑,那双眼睛却是冷的,冷到你心底,让你不住发颤。


但方博,方博那双眼睛可有趣了。大大的,亮亮的,像是包着天河般。可又是深情的,让人看了不自觉心动的。你瞧着那双眼睛,尤其是瞧着他的侧脸的时候,那双眼睛饱含着温柔,而又干净透亮,丝毫不像一个习武之人,却像是谪仙人,亦或是一位佛修,对天下苍生皆抱怜悯之心。他的怒少有在眼睛中体现出来,那双眼睛在他怒时反而更多含着隐忍的哀伤,或是委屈,让人不住地心疼。


所以张继科身边有着方博这样的小家伙倒真是让人吃惊,可细想又觉得合理极了。


一团火焰总要些东西镇一镇的。

——————————————————————————————


话再说回四人出游这事儿。这次出任务正巧是乞巧节,肖战和秦志戬两人琢磨着去约个会,于是顺便大发慈悲给弟子们放了小半天假,于是张继科下山前就嘱咐好了方博,叫他乞巧节那日在山下客栈里等他,说要带着小家伙好好耍耍。恰巧经过方博房间的肖战可不乐意了,一推门,一脚踹在张继科屁股上,面无表情地瞧着他。


“师傅.......?”张继科直接被踹到了床上,索性懒得起来了,侧身躺在方博床上抬眼望着他师傅,满满的慵懒感,像只没睡醒的大猫似的窝着。


“啧,你这小子可不许带方博去什么乌七八糟的地方!”肖战狠狠地瞪了张继科一眼。当年张继科及冠,直接带着马龙往花楼跑可让肖战记忆犹新,如今想起来恨不得再多踹这小子几脚。


“嗳,那地方我都不喜欢,带博儿去干啥。”张继科说着,懒懒散散地呼噜了一把方博的头发,以表示自己对自家弟弟的宠爱。


“你知道就好!”肖战见他这幅态度,也知道他确实对那地不感兴趣,便不再审他,只是又狠狠地瞪了眼以示警告后便带着不满出了房。看得出来张继科当年那事对肖战留下的印象还是很深的。


“切,小蜜蜂啧。”


张继科见人出去了,才敢在背后偷偷说几句抱怨话,但这份抱怨都持续不长,比如说现在:


“博儿,来陪哥睡个午觉。”


说完就把方博拦腰抱到怀里,从身下捞出来被压得皱巴巴的被子,盖在两人身上,便安安稳稳地去见周公了,丝毫不理会方博似乎准备出门练剑这事儿。


方博躺在他哥怀里委屈地叫了声:“哥啊......”,见那人不理他,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默念心法去了。


嘛,看得出来是从小被欺负惯了的(摊手)

TBC

————————————————————————————

对四位主角眼睛描述有任何不满的地方请尽管提出来!!!

只要合理的我一定改!!!

谢谢谢谢!!!

qwq

所以这么久没更文……
其实原因之一是我养了只仓鼠……
二月份开始养的,
一直想发照片给你们看然后一直忘记了😂
今天看小家伙懒懒地躺在那抱着小玉米啃,
感觉特别像小博儿w
所以迫不及待发给你们看啦,
小家伙超可爱😘

就……打个tag……呗?😂
想变成个宠物博主哈哈哈哈哈

【头胖】 恩怨 章三

  • (不出意外是)全程甜+HE

  • ooc

  • 架空+年下+伪骨科

  • 一起成长就是相互照顾(包容)的过程嘛

  • 由于剧情需要,大胖的体型什么的......按2015年来设定的嗯(捂脸)


这章剧情主要是因为,我认为,就算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也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真正在意关心的人的+看大头做破小孩浪得太久了不是很开心,于是写了章大头照顾大胖的剧情。


姑娘们如果感觉真的特别ooc了,拜托请一定一定要说出来,谢谢谢谢qaqqqqqq!我的真很慌qaqqqq!



对了......这可能是我文笔最好的一章了,要好好珍惜嗯(x



———————————————————————————————


梁靖崑倒真的是从小乖到大,陪了自家皇兄一天的王楚钦如是感到。日常生活极其规律,小半个时辰用膳,白天大部分时间用来练武,等天黑了就安安静静地抱着本书坐在书案那看。也让王楚钦省了不少心,大部分时间也就只用在一旁看着梁靖崑然后神游天际。有时候兴起了就陪梁靖崑过过招,当做逗逗小孩玩,还有等梁靖崑休息时递上条毛巾盯着那人擦汗。




到晚上真的是最悠闲的时光了。王楚钦这么些年来无数个晚上,起码有一半是在梁靖崑旁边度过的。两人被父皇教导得习惯极好,晚上大都是各自捧着本书各读各的,由着呼吸声浅浅地缠绕着,伴着窗外的各种自然声音,真真是惬意极了。




也有的时候王楚钦是在耐不住了,就跑去闹梁靖崑,催着那人熄灯睡觉或是要那人陪他谈天说地。梁靖崑也从来不闹他,大都依着他的话做。




说起来胖子不是看书来着.......?怎么看着看着就没翻页声了?




王楚钦想着,从软垫中坐直身子,懒懒散散地书随手扔在一边,寻找梁靖崑的踪影。




只见那人已经趴在桌上枕着手臂,安安稳稳地睡过去了。好在身上还披着件王楚钦之前强给他穿上的外套,不用担心着凉的问题。




也不知是不是那药丸的作用,梁靖崑自打被他下药以来精力确实差了点,连着几天晚上熄灯都早得很。




王楚钦看着梁靖崑的背影直发愣,思考着究竟该怎么把梁靖崑给弄回到床上去。叫醒肯定是可行的,但出于某种不清不明的情绪,他真不想惊醒那安稳睡着的人。




或者抱回去?倒也不是不可行。那胖子虽说是胖了些,但王楚钦年纪和力量是摆在那的,平日里举个中等大小的鼎都不是问题,更不用提梁靖崑的重量了。




抠手指抠了小半根香的时间,王楚钦终于是下了决定,轻手轻脚地走到了梁靖崑旁边,一手搂着那人的肩,让梁靖崑头靠着他肩膀,一手从膝弯穿过,轻巧安稳地把人给抱在了怀里,然后再给人抱回到床上。也多亏了梁靖崑睡得沉,王楚钦这一串动作没把他惊醒。




睡觉最好的地方还是得在床上。梁靖崑一沾到床,就自然地往里面翻身,背对着墙给王楚钦留了位置。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习惯性动作了,还是得全赖王楚钦。




王楚钦以前人虽小,但睡觉喜欢占大地方,还老喜欢大半夜睡不着跑来挤梁靖崑的床,经常长手长脚一摆打到梁靖崑。后来梁靖崑就学聪明了,睡觉从来都是往里面靠,给王楚钦留着位,省得大半夜老被弄醒。




“给我留位有个屁用啊,你有本事倒是先自己把外套脱了啊。”王楚钦瞧着梁靖崑习惯成自然的动作心里是极为满意的,面儿上却还是嘴硬地抱怨了句,却是尽心尽责地给梁靖崑脱外套。




亏得梁靖崑睡觉姿势好,自己一个人睡向来是喜欢仰面朝天手乖乖地搭在肚子上,方便了王楚钦不少。




先把两边的衣服袖子给轻轻地脱下,然后把人侧身抱进怀里,让他靠着自己,再把外套抽出来。




流程倒是简单,但问题唯独出在,王楚钦把梁靖崑抱入怀里的时候舍不得放手了。手上握着给梁靖崑脱下来的外套左右为难,不知道是随手扔在椅子上,还是放下梁靖崑自己去挂着好。




“都怪这胖子手感太好了,都怪这胖子手感太好了,都怪这胖子手感太好了........”王楚钦努力地说服自己。




“啧,死胖子都怪你。”王楚钦低头瞧着怀里的人臭着脸骂了句,还是把那人的外套直接随手扔在了椅子上,再用内力熄灭了 床边的蜡烛,放下了帷帐,抱着人满意地躺回了床上。




两人安稳睡了还没大半个时辰,王楚钦正迷迷糊糊的时候,怀里的梁靖崑像是梦魇了,低声呢喃了句:“大头......”,手攥着王楚钦的衣服,痛苦地把脸埋进王楚钦的怀里。




“诶,在呢。”王楚钦被他吓了一跳,瞬间清醒了,下意识地回了句话,敏感地察觉到了梁靖崑的不对劲。




他思考了一两秒,学着母后以前安慰人的模样,笨拙地一手把梁靖崑搂在怀里,一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安抚着,贴着梁靖崑的脸耳语道:“我在呢,别慌。”




大约是过了一小柱香的时间,怀里的梁靖崑像是随着王楚钦的安抚而渐渐安静下来,再次沉沉睡去。




不得不说母后还是智慧的,王楚感受怀里人逐渐放松下来的身体感慨着,顺便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要点个安神香。




———————————————————————————————




王楚钦趁着梁靖崑睡得沉了,把梁靖崑紧攥着衣服的手,用适中的力道给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然后轻轻地给做着按摩,一边神游天外地想着由着梁靖崑这么握下去,明天这胖子肯定又要吃亏。




按完觉得还不够,怕自己夜里睡得沉了察觉不到梁靖崑的异样,又犹豫了一下,带着兴奋和一丝丝别扭,欣欣然地和梁靖崑十指相扣了。




“嘿嘿嘿,机智如我。”王楚钦为自己的机智高兴地想到。




至于为什么心跳那么快?




王楚钦:对不起我困了,再见!




嘛。果然还是个别扭的小孩子嘛。



———————————————————————————————



一个小小的ps:可以留言告诉我想看怎样状态下的大胖呀(期待脸),脑洞什么的就是要大家一起开才好玩嘛(.....



【头胖】 恩怨 章二

  • 架空设定

  • 年下

  • 伪骨科

  • HE

  • 可能会是个坑


附:因为我真的不擅长于一些事件的描写,um......所以想拜托你们看的时候稍微稍微的慢一点点qwq,就是类似于,想象一下那个场景再往下看的感觉 qwq,可能这样阅读感会更好些qwq,谢谢!!!


然后.....真的......很有可能.....特别特别ooc...........


感觉这可能是我写过最好的一篇了orz我这理科生的破烂文笔啊


————————————————————————————————


好吧好吧,咱们话扯远了,再说回这药的事。



那几个大臣见王楚钦忽然发如此大火,被吓得直跪在地上打哆嗦,生怕这小孩心性的二皇子把他们给直接斩了。



他们几人虽说在朝廷上多少还有些分量的,但是想想梁靖崑那个死弟控,再加上他们挑唆王楚钦反皇,足够他们被诛九族了。



所幸他们这里面还有个有点谋略和胆识的人。那人犹豫了一下,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然后利索地站起身,低着头走到王楚钦身旁,请求先将屋中的侍从都轰出去。



王楚钦瞧那人躲躲闪闪那样,心道这其中必定有鬼,于是依着他的话,故做样子甩了甩袖子,重新舒舒服服地靠着软垫坐着,道:“你们都出去吧。”



屋中几个侍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看出了那药丸恐怕不是他们能知道的存在,明哲保身为紧,便齐声应了声“是”,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再严严实实地关好了房门,守在院子里去了。




屋中,王楚钦捧着一杯热茶,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那人。




“这药丸......”,那人的声音稍稍颤抖着,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抿了抿唇,才定神继续道,“这药丸,是微臣早年重金从一道士那得到的宝贝。那道士说,它名唤失魂丹。”



“失......魂......丹.....?”



“正是。若是形象些说,这失魂丹像个多面的骰子。人一旦服下去,这骰子上便印上了这人的年龄、性格。它会不定时地随机摇动,将人的心智变回孩童时期,或是变得喜怒无.......”



话还未讲完,王楚钦已是“噌”地一下站起了身,满目怒火地一拳打在那人的胸口,直接将人打得连连吐血,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王楚钦还嫌不够解气,又是几脚踹上那人的肚子。再一看,那人已是昏死过去。



“殿下!殿下!”跪在地上的大臣惊呼起来,连连哀求王楚钦手下留情,又哆哆嗦嗦地道:“这......这药药效不过一个月不到,且不会伤害到人身体啊殿下!若真的会伤到皇上,臣等怎么敢拿来给殿下您呢!”



“此话当真?”王楚钦虽说是在暴怒之下,但好歹还是听进去了刚刚那番话,直接一掌掐住说话大臣的脖子,将人抵到墙上,大有“你敢骗我我就诛你九族”的气势。



“当真当真!必定当真!”那大臣已是被掐得面色发紫,听到王楚钦的问话连连点头,心下只盼着这位二皇子不要一气之下把自己直接掐死便好。



“若你们胆敢欺瞒我,我明日必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楚钦得了大臣们的担保,才略略放下心,但在将他们几个甩出门前,还是不放心地威胁道。



于他而言,梁靖崑的安全自然是放在第一位的,区区几条大臣的人命算什么。



“臣等若是有一句虚言,便随殿下处置!”



“记住你们今天的话!”王楚钦道,然后狠狠地关上了房门,随手将外衣一脱仍在书案上,躺在床上开始默默琢磨该怎么把这药丸给梁胖子喂下去。



————————————————————————————————————————————————————————————————————



有的机会总是来得恰到时候。



这天晚些时辰,梁靖崑便派了自己贴身小厮来问王楚钦要不要一起用晚膳。



正在愁眉苦脸琢磨的王楚钦一听小厮的话,立刻变得眉飞色舞,迫不及待地催着宫女给他随便找件能见人的披风罩着,便准备随小厮去梁靖崑宫中。



小厮趁着宫女找衣服这空当,笑着弯着腰站在王楚钦身旁道:“二皇子今日怎得如此高兴,莫不是又得了新鲜玩意?”



这小厮是陪着两位皇子长大的,与两人关系自然亲切些,像这种家常唠嗑一样的话,他们两个是素来不会介意的。



“自然是得了好东西!”王楚钦兴奋地说,却不说是什么。



小厮见了他这样,聪明地不再追问下去,等着侍女送来了披风,便安安分分地为王楚钦打着灯笼,向梁靖崑宫中走去。



——————————————————————————————————————————————————————————————————



一切如王楚钦所预想的进行着。



他对梁靖崑的习惯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比如梁靖崑用膳不喜欢有人在旁边伺候着,待侍从们上完菜便打发他们下去了,然后转身先将外衣脱了挂在书案旁的衣架子上,才慢悠悠地坐下来吃饭。



王楚钦正是利用梁靖崑挂衣服的时间,悄悄地用真气将手中的药丸震碎成粉末,再无声息地撒进梁靖崑装好了小米粥的碗里。



这药丸水溶性极好,几乎是撒进去的同时,便已经完完全全溶了进去。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



却也什么都发生了。



世界线在所有人都没意识到的时候,默默变动着。






过了没两天,梁靖崑看上去确实不正常,像得了失心疯一般,连着几日脾气都不正常,闹得宫中的仆从们怨声连连。



而大臣们每日上朝,面上看起来都安分得很,但一下朝却是已经暗搓搓地聚在一起讨论是不是要改捧王楚钦上位了。



再后来,王楚钦以“如今皇上身体不适,本皇子暂且代任这个位子”,把梁靖崑赶下了帝位去。



——————————————————————————————————————————————————————



王楚钦知道是自己的一时冲动害得梁靖崑如此,自梁靖崑服下药后便是每日陪着他,任他喜怒无常也好,又吵又闹也好,大多时候还是能耐着性子给人哄好的。



其实还是愧疚的,愧疚死了的那种。



无数次在心里骂自己为什么要冲动地做出给梁靖崑下药这种蠢事。



大头啊大头,你这大脑袋干啥用的!!!



梁胖子对你那么好你究竟在想啥!!!



王楚钦哀叹一声,十万分想仰天长啸。


————————————————————————————————————————————————————————————



再说回梁靖崑的“失心疯”,头两三还只是闹闹脾气发发火,后些日子,却是心智直接退回到了八岁的时候。



王楚钦那天照常去梁靖崑宫中报道,一进门,却见梁靖崑懵懵地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眉宇间多出了些稚气。



“梁胖子?”王楚钦一看梁靖崑这样,忽然乐了,连着几天的阴郁气也随着这一乐而散去了。



天知道梁胖子小时候多可爱!



“......你是谁?”梁靖崑像是没睡醒的样子,瞧着王楚钦进来也没啥反应,直到王楚钦叫他外号才嘟嘟囔囔、拖泥带水地应了话,也没疑心一个陌生人是怎么让人放进他寝宫中的。



“你管我是谁。”



王楚钦说着,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在梁靖崑旁边,一只手不老实地去捏梁靖崑的脸。



梁靖崑的脸从小到大都是肉肉的,在加上他皮肤好,不管搓揉捏手感都特别棒。不过可惜就可惜在这人长大后就不让他随便碰了。



哎,这次可得抓紧机会捏回来。



王楚钦这般想着,笑得越发得灿烂。



梁靖崑倒也不在意被王楚钦捏得难受,反倒是顺着王楚钦的力道直接枕在了他大腿上,迷迷糊糊地再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胖子你......”王楚钦捏得舒服了,想逗逗梁靖崑玩,却不想一低头看见的是那人睡得安稳甜蜜的模样。



这人睡着了也温柔极了,眉眼生得好看得很,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



王楚钦看着怀里的人,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手不自觉地轻轻抚过他的眉毛。





他的眼睛。





他挺拔的鼻梁。





还有.....柔软的嘴唇......





“艹!妈的魔怔了!”



梁靖崑嘴唇暖暖的温度反倒是将王楚钦唤回了神,想想刚才自己干了什么就忍不住抖了三抖。



但骂归骂,让他吵醒梁靖崑,他是确确实实舍不得的。眼见怀里的人被他的动作给惊到了,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王楚钦还是口嫌体正直地轻轻拍着梁靖崑的背安抚着。



拍着拍着又忍不住笑起来,心道原本是梁靖崑哄他睡觉的,如今怎么倒是反过来了。



说起来,梁靖崑对他宠得确实厉害,真的是到连父皇母后都觉得有所不及的程度。



他还记得他小时候简直是顽劣至极,闯下的不少祸,大部分时候都是梁靖崑替他担着,父皇也是因为此罚梁靖崑的次数比罚他的次数多多了。



他把梁靖崑害得最惨的那次,应该是在他十岁那年的冬天。那时候实在是皮,各个宫里乱窜,谁料到他居然一不小心把父皇最爱的青花瓷瓶给碰碎了。正巧那天父皇在朝上被群臣给闹得一肚子火,回了寝宫又见到那一地的碎瓷片,顿时怒不可遏,气得差点想拔剑乱刺,又下令说要处死整个后宫的侍从。



他那时小,躲在红漆木柱的后面吓得哆哆嗦嗦地发抖,哭得鼻涕眼泪齐下。



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甚至可能连累到了几百人。可他不敢过去父皇面前认罪。




他怕死。




大概还是抱着“谁死都好,拜托请不要是我”这样的想法吧。



然后他看见梁靖崑进了屋,直接跪在了父皇面前,平静地说是他自己起了玩心,来父皇宫中玩,却不想不小心碰碎了那个瓶子。



清脆的“啪”的一声,梁靖崑被打得半边脸肿得老高,红红的,看上去特别特别痛。



因为王楚钦觉得他的心也痛。



父皇的那巴掌是不是也打到我的心了,王楚钦那时还不太懂爱恨情仇,只是愣愣地想,怎么会这么痛。



然后梁靖崑就被几个人高马大的太监拖出去了。



他没敢出去看。他不敢出去。但他听到了那种很大很重的红色的木棒打人的声音,如一声声闷雷声在他耳边炸开。



好像打了很久,又好像没打多久,他记不清了,那段痛苦而又悲伤的记忆似乎被他的大脑刻意模糊化了。



但他听到了母后的哭声,听到了侍女们的哭声,然后门外忽然有人高声喊道“太子!”。





出事了。





梁靖崑肯定出大事了。




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炸开后,直接占据了他的大脑。



他狼狈地,又无所畏惧地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起来,像个疯子一样冲去门那。



红色的,全都是红色的。



太刺眼了。



他躲开太监们拦着他的手,直愣愣地朝着已经昏死在长凳上的梁靖崑冲过去。



那片红色太刺眼了。他想盖住。



可是那么大一片的红,哪有那么大的布呢。



想到了。



他趁着那根结实的棒子还没打下的瞬间,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那片红色。



干净了,他如释重负地想到。



然后预想中的疼痛落了下来,周围又是一片惊呼。



之后发生的事他都记不清了,但他知道梁靖崑因为这件事落下了十几年的病根。



那次他伤得不重,躺床上老老实实地涂了两天药膏便快好全了。他以为梁靖崑伤得也这般轻,于是又快快乐乐地找梁靖崑了。



可是梁靖崑还没醒。贴身照顾的宫女红着眼睛说,太子昏迷了两天两夜,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豆大的泪沿着她精致的脸颊滚落下来,让王楚钦觉得没有来得心慌。



他跌跌撞撞地往前厅跑,满眼的恐惧。他记得进来的时候看见太医和父皇在前厅说话。果不其然,那个话痨太医还在说着,语气中充满了忧虑。他一向讨厌这个话多的太医,现在却很感激他。至少因为这个太医话痨的原因,他还能知道梁靖崑是什么情况。



太医絮絮叨叨说的一大堆他都没记住,但他大概理解梁靖崑是寒气入了体,再加上外伤极为严重,怕是很难恢复过来。



后来事实证明了这个太医医术确实精湛,因为他那件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梁靖崑都没有再去过练武场,甚至房门也极少出。



于是王楚钦成了梁靖崑宫里的常客。



梁靖崑屋子里都热烘烘的,暖到王楚钦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内衬了也还是能热得出汗。可是梁靖崑正好和他相反,整个人裹得厚厚的,手却还是暖不了。这就直接促成了王楚钦以后习惯性给梁靖崑暖手的习惯。



那段时间,每天都是王楚钦兴冲冲地往梁靖崑那跑,进了屋就利索地把衣服脱掉一大半,再和梁靖崑一起窝在被窝里,一边给梁靖崑暖手暖脚,一边絮絮叨叨地说教书先生今天又讲了什么,哪棵树上有鸟做了窝,御花园的画开了什么的家常小事。梁靖崑那时候总是精力不济,听着听着就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头歪着靠着王楚钦的肩。



这个动作像是个小暗号,只要梁靖崑一往王楚钦肩上靠,王楚钦就不讲话了,安静地听身旁人的呼吸。等梁靖崑呼吸安稳下来了,就转身轻轻地把他抱进自己怀里,两个人亲亲密密地睡过去。



那件事大概一年半后,梁靖崑终于重新开始练武了。但整个人还是虚弱得不行,练半个时辰就累得气喘吁吁。刚开始几次练完直接倒在练武场的树底下睡着了。后来练着练着,才逐渐有起色,起码能连着练完一个时辰再休息了。



王楚钦那时候也默默成长着。



他每次瞧着梁靖崑练完直接坐在树下都觉得不踏实,生怕那人被风吹感冒了,又怕树荫下太凉,这一冷一热梁靖崑适应不过来。于是命人在练武场旁边建了个小亭子。亭子顶上垂下来的网纱将亭子整个裹住,防风又防虫,里面特意放了全套的茶具。每次两人练完,他先拿件外衣给梁靖崑罩着,然后盯着梁靖崑老老实实地喝完一壶茶才放人。



梁靖崑虽说不排斥喝茶,但真要说让他一口气灌一壶是肯定不乐意的。王楚钦见他喝的那难受样,自己心里也难受。



后来王楚钦就想出办法了。



梁靖崑不爱出皇宫。但王楚钦正好相反,他恨不得天天跑出宫去听茶楼先生说书,听江湖轶事。



其实梁靖崑也喜欢听,但他确实腾不开时间往外跑去,父皇每天扔给他一打一打的奏折和那些古书他还看不完呢,哪敢往外跑去。



于是王楚钦就趁着每天练武后的休息时间,给梁靖崑讲来自天南地北的故事。不过是有交换条件的,他说完一段话,梁靖崑就要喝完一杯茶。久而久之,这喝茶讲故事倒是变成两个人的固定事项了。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截止到现在为止,就是我这个星期来所有的脑洞了,um......要不你们说想看什么样的大胖儿,我给写呗。



顺便不要脸地求个资源,那啥qwq小可爱们谁有大胖的直播完整版的视频不咯qwq B站上找不到了噻qaq


谢谢谢谢qaq



【头胖】 恩怨 章一

  • 架空设定

  • 年下

  • 伪骨科

  • HE

  • 可能会是个坑



——————————————————————————————



先老老实实交代一下背景,因为不知道怎么放进正文,于是就放到这了。



这是一个架空的王朝,一个皇帝,一个皇后。由于皇帝特别爱皇后,所以后宫没有妃子。



没有宫斗,没有勾心斗角。我只是在强行创造出一个相对和平安定的平行空间。




希望你们能接受,谢谢。



——————————————————————————————



梁靖崑六岁那年干了件大事,从大街上捡了个孩子抱回宫,跟在他身后的主事公公苦口婆心地劝了他一路,无数次想从他手里抢过那个孩子随手扔回大街上。梁靖崑那时人虽小,却是极为聪明,脱下自己的斗篷抱着那孩子,迎着一路的风雪急冲冲地往父皇寝宫跑。他知道父皇母后最宠他了,自己若是求求他们定能将这个孩子留下来。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死乞白赖地磨了父皇大半个时辰,愣是把腿都跪麻了,面前二老终于摆摆手说自己同意了。于是宫中便悄无声息地多了个皇子,名唤王楚钦。




王楚钦是小孩襁褓上绣着的名字。皇上瞧着这名字不错,又急着陪自家老婆,于是王楚钦还叫王楚钦。




——————————————————————————————————



十几年,春去秋来,皇帝慢慢地老去了。




也不记得哪一日,老皇帝忽然昭告天下,说自己老了,说自己想安度晚年,想安安静静地陪着皇后隐居去了。于是身为太子的梁靖崑,便顺理成章地在万民仰望下接过了皇位。




当然,所谓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历来继承皇位这件事通常能在众皇子之间闹腾得风生水起,即使宫中只有两位皇子也不例外。




王楚钦起初是没想打皇位主意的。做皇上多累啊,整天起早贪黑,还得和群臣勾心斗角猜这猜那的,能有几个意思。倒不如让梁胖子继了位,我自己当个闲散王爷去,多美好啊!




但坏就坏在,朝廷之上,从来都是硝烟弥漫,各党派相争的。比如说,就有这么几个不安分的大臣,死活看不惯梁靖崑温温和和的作风,跑过来挑唆王楚钦让他动动抢皇位的心思。




那几个大臣也不蠢,知道王楚钦确实没有什么想执掌天下的豪情,于是改用各地的新奇玩意来激他,明面上私底下连劝了一个多月,反反复复地说有的好东西那些下臣啊,平民啊,只给皇上看的,王爷看不到的。又说王爷您瞧过皇上的私库没有?您怎么知道那新帝藏了什么好东西呢,当然要自己当上皇上瞧瞧啊。




 王楚钦本来还对“梁胖子不会瞒着我”这件事持坚决态度,不过到底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心气毕竟少了些,最后还是被劝动了,说:“我就看看当皇帝能有啥好玩的,玩几天就还给梁胖子。”




 那几个大臣见他终于点头了,哪管他说了什么,直接就把一个小锦盒往他手里塞,信誓旦旦地说这盒子里面的东西保准能让梁靖崑直接从帝位退下来。王楚钦藏不住好奇心,那盒子刚拿到手就给打开来。




只见里面端端正正地放着一个小药丸,顶了天也就大半个拇指盖的大小,黑漆漆的,闻着倒是挺甜。他刚想往嘴里送,便被跪在地上的大臣惊恐地按下了,说这是药,不可乱吃。




王楚钦一挑眉,心道这几个人看面色不对劲,于是直接把那小药丸往盒子里一扔,“啪”地一下盖上了盒子,狠狠地将盒子掷在了地上,冷着脸色看跪在地上的几个人。




他虽说玩性大,但自从懂事后,真正对梁靖崑不好的事,是从不做的。兄弟两个平日里小打小闹,有时各拿兵刃对阵的时候,他也不愿伤了梁靖崑分毫。唯独刚开始几次,下手没个轻重,把梁靖崑身上打青了几处。不过那几天早上会老老实实地准时到梁靖崑宫里报道,趁着那人还在床上熟睡着,把手在火上烤暖了,拿着上好的药膏轻轻地给他身上的淤青抹开。




 倒不是他乐意趁着天没亮来串门,只是梁靖崑醒着的时候是不乐意让他抹药的,借口反反复复也就那几个,无非就是不用你费心,擦药太废时间了你且玩去吧,伤会自己好的。他都听腻了。



最开始也被劝动过,把药搁梁靖崑书案上说让梁靖崑自己擦。后来私下问了梁靖崑贴身的小厮,对方说贴身照顾了这么久也没见主子擦过药,他就知道梁靖崑准又是忙于周旋在朝廷之事上了,当晚就跑到梁靖崑房间大闹一通,最后盯着那人把药擦好了。




本以为这次梁靖崑听进去了,没想到后几天他再和梁靖崑比武时再轻擦到那块淤青处,梁靖崑却是一脸痛苦地连连后退,险些连剑都拿不稳了。




王楚钦知道自己武功素来的暴力程度,即使被他用一般力度打到的地方,如果不好好擦药,大半个月内是难好的。看梁胖子这般反应,怕是只在他闹的那晚好好擦过药。当下心里便是一团火熊熊燃烧,也不说话,直接把兵器往地上一扔,轻功跳几下回了自己宫中,还顺手为了发泄一下折断了不少树枝。




当天晚上,梁靖崑宫里一个小厮就急匆匆地跑过来了,满脑门子大汗,见到王楚钦后先是“砰砰砰”三个响头磕得结结实实,然后带着哀求,道:“二皇子求您去看看主子吧!主子这都把自己关屋子里头几个时辰了!”。




梁靖崑是不让宫中的人唤他太子的,最多只让叫大皇子。如此做的原因,王楚钦自然懂。




“艹!”王楚钦听了小厮的话,气得把脚凳直接给踢得老远,随手从衣架子上拿了件披风,胡乱披着就往梁靖崑那儿冲过去。匆忙之时还披件披风倒不是因为他怕冷。




小霸王嘛,身上永远跟个暖炉似得,大冬天穿个单衣往外跑,把个时辰也不见得会被冻着。是梁靖崑怕他冷,每次天凉一点都会贴心地和他说要多添件衣服。这会儿正逢深秋,若是带着一阵寒气去梁靖崑那准又要被说一通。




最后还是王楚钦臭着脸色给梁靖崑擦好了药膏,又守着他老老实实地吃完了晚饭,才慢悠悠地踱着步回了自己宫里。




      

TBC



———————————————————————————————————



摸着良心说,感觉自己对他们两个所知甚少,这篇文在脑子里面放了一个多星期才敢犹犹豫豫地放出来,中间差点直接失败给删了。



很怕写得特别ooc,发出来的时候非常的惶恐。



所以拜托觉得还挺喜欢这篇的给个赞,或者评论一下好吗,谢谢谢谢!



我真的很慌......orz